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芙罗兰开垦地———

——————XXX伊克丽夫达XXX——————

 
 
 

日志

 
 

Liminality2-无尽深渊  

2009-04-19 00:05:22|  分类: 游戏啊游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们告诉我,我是最强的, 

   他们也告诉我,我是最尊贵的, 

   但我知道,在她眼中,并不是期望强,和尊贵。 

   我提着那把日夜不知疲倦散发者骸人白光的匕首,它被命名为[魂体分离器],我用它斩杀过无数的生灵,将灵魂和肉体活生生的分开,看着他们在我的刀尖下慢慢失去光华的双眼,我的热血在身体里沸腾。可能是疲倦可能厌烦,我重新藏起了那把见到鲜血就不断疯狂鸣叫的杀戮之刃,我的侍父看着我的一举一动,他没有阻止我,而是默默的允许着我的行为。走出黑精灵的村庄,我的双脚第一次越过那座禁忌的桥,当那些与席林的黑暗森林土地上完全不同的芳草香味迎面扑来的时候,第一次我感到了陶醉。银铃的声响和弓箭的出弦之声将我带到了他们中间,族人的告戒在反复提醒我的身体,告诉我的手和配刀,我应该迅速的起身,抽刀,不带任何感情的将那两个白精灵的血祭奠在伟大的席林女神的神像下,但我没有,我知道我转过身的时候,心已经被那串银铃的笑声留下了。 

     那些日子是在不断变化的景色中度过的,我们一起翻山越岭,看着清晨朦胧的露水和黄昏晕染的金色花朵,道路越来越宽广,四周的建筑也越来越雄伟,一直到最后,我踏进了那两道王城的大门,四周的白精灵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我知道他们都警觉的准备随时战斗,当我的同伴再一次走到我的面前,那一身威严的银月之甲闪烁着白色的光芒,一瞬间,让我想到了那柄深藏的匕首,同样的颜色,但那白色的光就象拂晓第一道越过云朵的阳光,夹杂着月光温和柔软的颜色,对他来说,我就象是深夜的冰冷月光,孤单的在黑色和深兰色混淆的天空里看不见一颗星星。 

   是谁将我唯一看的见的星辰摘到了自己身边。。。 

   他的光芒就象初日,将那颗星辰轻轻的抱进自己的怀里,静静的聆听她的歌声。 

   那天,我没有听到熟悉的银铃声,它被皇宫摇曳的烛火和欢庆的掌声淹没了,我狼狈的离开了那里回到母神的土地上,那里依旧散发着阴冷和潮湿的空气,沼泽的腐尸日复一日的低鸣,侍父依然用那双灰色的眸子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中看出些什么,然后他默默的将头转向神像,虽然他身为黑精灵但我知道他从心底都没有真正信奉过女神,他只相信他自己的女神,侍父手上那把已经染成红色刀子永远散发者殷殷的红光,工匠曾经对他说过,只要再锻造一下,就可以让刀发出和白昼一样的光芒,但他拒绝了,那时他低头轻轻抚摩那柄刀子的眼神很凄凉。 

在这片土地上,战争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无数次我都能轻易的靠我身上的普通装备将那些愚蠢的侵入者消灭,但这次,出发前我见到了侍父在我房间留下的盔甲,那套刺目的威严披甲。从规模上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恶战,只是阻击一支回城的白精灵军队,站在黑夜里,威严披甲借者月光散发着隐隐的光芒,那让我觉得十分的不舒服,我是暗杀者,而这光芒却和我的职业格格不入。终于云彩将天空中的月色盖住,那支队伍也出现在了视野的范围,在黑夜的隐藏下,我清楚的看见对方身上的光芒,那是月亮的光芒,那熟悉的威严披甲 
在没有月色的道路上,他看不见我,因为我的威严失去了月光便再也无法散发光芒, 
在没有月色的道路上,我却能轻易的看见他,因为即使失去了月光,他依然散发着那道熟悉的犹如月光一般温和的光芒。 

挥出刀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在问我,有一个声音在心底窃笑,好象是从很遥远又很近的地方象恶魔一样伏在我的肩膀上悄悄的靠近我的耳朵, 

天空中,只需要一个月亮。 

他的血洒在我的披甲上,殷殷的红色,他失去了光华黯淡的合上了双眼,月光再一次从云中透出光线,我低下头不敢看自己,因为我知道月光下我无法成为和他一样的温和光芒,即使再如何将鲜血从身上抹去,现在的威严披甲上依旧只会挥散出殷红的血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